凉_江河万里

总有那么一座城,她的气味可以勾住你的魂。

从故乡到他乡,
你仍是我日复一日的梦想。
獒龙。楼诚。昊健。

我知道不应该把问题怪向妈妈。毕竟父母都是这样的,都不会愿意去面对的,都觉得不是压力大了的正常反应或者是现代小孩特有的伤春悲秋。虽然我明明不是那样的人吧。只是太多家长都这样。但如果高二的时候去看医生,会不会就不会这么严重了。
初中的时候觉得腰很难受,妈妈只是觉得没休息好。高一听我说的去医院拍了片子,已经是腰椎间盘突出了。此后的每一个夜晚,都要担心这个炸弹会不会突然炸开,炸的我死去活来。
最近自己已经掌控不了自己的情绪了。自以为很变态的高度自我管理情绪也做不到了。控制不住释放坏脾气,明明不应该的。
被拒绝看医生后,自己也变得抗医。自认为可以自己解决的一切,绝对不去麻烦别人。
好朋友因为一些境遇诊断出了双向...

出租车上一瞥天津。

你真好啊。

-对皮肤接触非常敏感的人。凉凉的或者热热的。也许以后会写一个因为接触产生情愫的故事也说不定。暧昧的东西写不出来,怎么用影像表现皮肤肌理呢。

之前和一个标签我小粉红的人关于中国的闽主状况争了一个晚上。结果没几天,秒被打脸。
始终,对窝锅无比相信。虽然有不好的地方,但总归光明还是能照到大部分区域。
也相信事在人为:政务微博开始学着接地气,还有一直坚持做好新闻的官媒。

但今年不少热点新闻出来,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所相信的东西。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家族从外面杀杀杀不完的,只有从内里进攻。希望这个大家族,继续好下去。

事已至此,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或者是,想说的太多,到头来反而没有什么好讲的。

总结下来就这些吧:希望体总少拿所谓的主义说事。他们是国家队的一员,是竞技体育项目的运动员。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做的随便哪一件事都比这些坐在办公室里提出所谓“地铁不得超载”的主张、把国家保护区纳入冬运会运动场地的尸位素餐、玩弄权术的无能官僚更热爱这个国家这一片土地。

(对了,今天上午丁宁大宝贝儿是低烧上场的。)

理智来说,其实不认同他们的做法。尤其是小胖,他是“樊少皇”,是还未称王的“王”,而不像龙队已经是全满贯。他还有军籍。东京之战本来才是真正他的战场。还有大蟒,直板独苗。

理智上这么想,但是感性上,太理解了。

就像大家都在引用的...

1 / 11

© 凉_江河万里 | Powered by LOFTER